新闻中心 | 民声通道 | 天圆财经 | 天圆论坛    
 

邯郸命案11人遭警方刑讯逼供 被关押2年后获释

来源:2019-08-13 23:48:07

邯郸命案11人遭警方刑讯逼供 被关押2年后获释

除了齐少欢不在老家,案件中涉及的齐亚博(右一)等10人接受了记者采访。京华时报记者张剑文/摄

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在2012年年初发生一起命案,4名嫌疑人和他们的7名亲属相继被抓。涉案的齐亚博等人称,被抓后遭到警方的刑讯逼供,被迫承认杀了人。

辩护律师在辩护过程中,指出此案存在众多疑点,而齐亚博等11人也在庭审时翻供。辩护律师向中央、河北省有关部门反映这起案件存在众多问题。今年4月9日,邯郸市检察机关最终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齐亚博等11人在被关押两年后重获自由。

记者探访

11人考虑提出国家赔偿

今年5月13日中午,在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店上乡东柳一村的一间破旧房子内,该村村民齐亚博一家围坐在一起翻看着邯郸市检察院的不予起诉决定书。时间不长,同村的刘少峰、李晓岭和他们的父母也先后到来,不大的屋子聚满了人。

东柳一村,连同紧紧挨在一起的东柳二村、三村,总人口超过一万人。两年前,由于被指控涉嫌一起发生在东柳三村的命案,关系“极铁”的齐亚博、刘少峰、李晓岭、齐少欢连同他们的7名亲属被鸡泽县警方抓捕。4名年轻人是命案的嫌疑人,他们的7名亲属,则涉嫌协助毁灭证据等罪名。

在被关押两年后,由于证据不足,检方撤回了起诉,齐亚博等人获得了自由。这一切源于2012年年初的一起命案。虽然齐亚博等人被释放,但这起命案仍然没有侦破。

5月13日,齐亚博等11人表示,从被抓那天起,他们就一直不承认指控,检察院最终的不起诉决定,也昭示了他们的清白。虽然已经获得了自由,但他们表示,“当初承认杀人等罪名是遭到了警方的刑讯逼供,我们一定会坚持反映此事,不能就这么被白白关了两年。”

齐亚博等人说,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在搞清楚了法律规定后,他们还会考虑提出国家赔偿的申请。

一起命案改变4个家庭命运

被关押两年,4个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变。

从4月9日走出看守所重获自由那天起,齐亚博等4人和他们的父母虽然返回家中,但重新开始生活并不容易。由于一家三口都被抓,齐亚博家中的房子无人料理,齐亚博家的多间房子倒塌,仅剩一大间主屋。

屋内除了两张床及几个橱柜,看不到一件家用电器。

齐亚博说,自己虽然二十出头,按常理属于壮劳力,但被关押两年后,他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虚,虽然重获自由已一个多月,但除了在家里调养,他没有出去打工。而家境与齐亚博并无二致的齐少欢,已经在十几天前赴京打工。

与齐亚博、齐少欢的家庭相比,李晓岭、刘少峰的家庭则遭遇了更大的变故。李晓岭的母亲说,儿子在被抓前已经结婚,当她和儿子均被抓后,家中一下子变成了无人操持的局面。在今年2月底,李晓岭的妻子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理由就是李晓岭及其家人被抓,家庭生活实在无法维持下去。

刘少峰的母亲说,虽然刘少峰被抓时没有结婚,但母子二人被抓后,刘少峰的嫂子选择了改嫁。见到弟弟和母亲长期被关押,妻子又带着孩子改嫁,刘少峰的哥哥难以接受,选择了离开家。直到现在,刘少峰母子依然联系不到他。有村民表示,刘少峰的哥哥像是因此事而精神失常离家出走。刘少峰的母亲说,这两年的牢狱之灾,“人虽未亡但家已破”。

事发回述

13岁看店男孩死于台球厅

2012年1月12日上午9点多,东柳三村的王认杰和朋友王召旭来到自己的台球厅。在台球厅里,13岁男孩张飞腾看守店铺。王认杰反复敲门,屋内的张飞腾都没有反应。由于担心店铺被盗,王召旭上房向屋内观察,他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张飞腾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满是血迹。

王认杰和王召旭马上报了警。警方来之前,他俩先进入屋内,发现张飞腾的颈部有伤口。王认杰还发现,店内的老虎机也被盗,1200余枚一元硬币不知去向。

警方很快赶到并封锁了现场,经过现场勘察确认,张飞腾已经死亡。但就在警方来之前,王认杰由于担心会被盘问老虎机的事,给自己带来麻烦,将老虎机转移。在警方事后的调查中,这一点也得到了确认,案发现场实际已经遭到了破坏。这样一起命案在鸡泽这个小县城成为了爆炸性消息。

4人在命案前晚去过台球厅

就在命案发生的前一天晚上,齐亚博、齐少欢、刘少峰、李晓岭4人恰巧去过这家台球厅。原来,齐亚博、李晓岭平时在外打工,当时是回家过年。4人平时关系很好,1月11日晚,他们相约来到这家台球厅。齐亚博说,当晚他们玩到9点多,就各自回了家。

1月12日中午,李晓岭来到齐亚博家中,告诉齐亚博,台球厅发生了命案。到当天下午,齐亚博等4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由于他们4人在案发前一天的晚上到过台球厅,警方在开展调查时,也先后找到了他们4人了解情况。齐亚博等4人说,当时警方找他们了解情况,他们并没有太在意。虽然被询问了多次,但是他们均表示案发前一晚,他们9点多就已经离开台球厅回家,对发生的命案并不知情。

春节过完,齐亚博返回天津的公司上班,李晓岭返回江苏连云港打工。刘少峰、齐少欢则在当地打工。

遭刑讯逼供承认合谋杀人

2012年3月5日,在天津的齐亚博被来自鸡泽县的4名警察叫走。齐亚博回忆,他回到鸡泽县,警方要求他交代张飞腾被杀的案子。但齐亚博表示,自己与这起案件无关,不知该交代什么。

齐亚博并不知道,就在他被带回鸡泽县的前后几天,他的3个伙伴刘少峰、齐少欢、李晓岭也被鸡泽警方控制,警方同样要求他们交代张飞腾被杀案。警方认为4人涉嫌合谋杀死张飞腾,并抢走了台球厅内的1200元硬币。

齐亚博等4人都是90后,被抓时,实际年龄均不满20岁。

对于自己被警方控制后近一个月的经历,5月13日,齐亚博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由于自己没有作案,起初他坚决不承认作案,警方对他采取了“措施”。齐亚博说,在一个月时间里,警方对他进行了不间断地询问,“白天不让睡觉,晚上就动手打我。”在被控制后的一个月时间里,齐少欢、李晓岭、刘少峰的经历同样如此。

4人称,警方对他们刑讯逼供的手段包括将双臂吊起来,脚不能着地、用铁棍压腿等,长时间不让睡觉更成为家常便饭。

齐亚博等4人说,由于无法忍受警方的刑讯逼供,他们被迫先后承认实施了杀害张飞腾,并盗走了台球厅内的1200多枚1元硬币。

4月9日前后,齐亚博等4人被先后送到鸡泽县看守所、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等几个看守所,齐亚博等4人说,进入看守所,他们的噩梦生活才得以结束,“到现在也不敢再回忆那一个月,被刑讯逼供最厉害时,想到过还不如马上死了。”

牵连家人

多名亲属涉嫌伪造证据被抓

就在齐亚博等4个男青年先后认罪,并被转入看守所后,他们的家长陆续得知儿子的最新情况。2012年4月12日,齐亚博等人的亲属们一起来到县公安局,想打听孩子的情况以及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是时间不长,齐亚博的母亲马爱芳、齐少欢的父亲齐占学等多人却被鸡泽县警方传唤,并被先后采取监视居住、刑事拘留等强制措施。

在被警方控制后,马爱芳等几名家长被要求交代是如何帮助齐亚博等人毁灭证据、转移赃物。警方当时即认定,马爱芳、齐占学等家长在事后协助齐亚博等人丢弃了作案的刀具、转移了盗来的钱款。

马爱芳等家长说,他们起初同样不肯承认这样的指控,而随之而来的也是警方的刑讯逼供。马爱芳等人说,由于无法忍受警方的刑讯逼供,他们最终也“低头认罪”。

警方说法

进行测谎试验确定嫌疑人

经过近4个多月的侦查,警方形成了一份破案报告,对这起轰动一时的杀人案做了大致如下的结论:案发当晚,齐亚博等人经过密谋,准备偷窃王认杰台球厅里的钱。台球厅关门后,齐亚博等4人搭人梯翻过围墙进入台球厅,在盗窃老虎机内的硬币时,张飞腾被惊醒。齐亚博见状,先捅了张飞腾一刀,扎中了张的颈部。齐亚博将刀递给刘少峰,刘又捅了一刀。刘少峰将刀递给李晓岭,李又捅了一刀。齐少欢胆小没敢接着捅。

4人随后偷走老虎机内的钱币,翻墙逃离现场。案发后,齐亚博等4人将事情告知父母,但几名家长反而帮忙将作案的刀子丢弃,又找亲属将1200元的硬币换成纸币。

警方认为,齐亚博等4人涉嫌抢劫罪,他们的家长则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到破案报告形成时,齐亚博等4名男青年,他们的父母、亲属7人被警方控制。最终,这4个家庭的11人被检察院提起了诉讼。齐亚博等4人以及马爱芳、齐占学被诉至邯郸市中级法院,刘净霞等5人被诉至鸡泽县法院。

对于为什么锁定齐亚博等4人为嫌疑人,鸡泽警方的破案报告称,起初对这4人进行调查后,并未发现相关证据。经过调整侦查思路,警方对齐少欢做了测谎试验,认定齐少欢有重大作案嫌疑,因此将其控制。齐少欢到案后最终承认作案,并交代出齐亚博等3人。警方这才顺藤摸瓜,将他们4人全部控制,列为张飞腾被杀案的犯罪嫌疑人。

律师辩护

口供不一致警方没物证

据了解,在此案中,河北升阳律师事务所的武铁等多名律师以及鸡泽县的几名律师担任了齐亚博等人的辩护人。武铁等律师在仔细阅卷并会见了齐亚博等人后,发现了这起案件的众多疑点,齐亚博等人也都向律师们表示自己没有作案。

综合这些疑点,武铁等人认为,这起案件存在太多的疑点和纰漏,仅凭警方的一系列口供,没有足够的物证就定罪,显然可能铸成错案,“这起案子是命案,关系到几个年轻人的生命,我们自然要坚持提出这些疑点”。除了坚持自己的观点外,律师们还向中央及河北省有关部门反映这起案件的问题,希望能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全面、谨慎地对待案件。

从2012年4月被抓,直到2013年10月,这起案件才在邯郸市中院、鸡泽县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中,齐亚博等11人全部翻供,否认检方的指控。

据京华时报记者了解,由于律师们坚持不懈地反映,这起案件引起了河北省有关部门的重视,齐亚博等人没有被很快作出判决。河北省有关部门亦指出该案件办理中,公安及检察机关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疑点1 作案刀具至今没有找到

武铁等律师表示,案卷中有11人的口供,但这些口供前后不一致,对案情的叙述差别很大。而除了口供,警方在物证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作为重要证物的作案刀具一直没有找到,而这起案件的作案刀具至今依然没有找到。

疑点2 现场未提取到足迹和指纹

警方勘查现场,没有能提取到齐亚博等人的足迹,在老虎机上也找不到几人的指纹。

按警方的说法,几人作案后翻墙逃跑,在翻墙处应该会有足迹或受害人血迹,但警方却并没有找到这些物证。

疑点3 死者被捅3刀只有一处伤口

武铁等律师还指出,警方的勘查已经查明,死者只有一处伤口,如果按照警方的说法,3个男青年拿着刀分别去捅,不可能3刀都扎进一个伤口。

检方翻案

案件不符合起诉条件

今年4月9日,邯郸市检察院、鸡泽县检察院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书,决定书说,今年3月20日,邯郸市中院建议邯郸市检察院对这起案件撤回起诉。3月25日,邯郸市检察院决定撤诉。邯郸市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因此决定撤诉。鸡泽县检察院的不予起诉决定书内容也大致相同。

4月9日上午,邯郸市检察院、鸡泽县检察院的数十名相关工作人员前往邯郸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鸡泽县看守所、曲周县看守所等多个看守所,当面向被关押在这些地方的齐亚博等人送达不予起诉决定书。在被关押了730多个日夜后,齐亚博等11人被释放。齐亚博说,被释放时他很平静,无人来看守所接他,他自己打车回到家中。

齐亚博等人被释放的消息传回东柳一村,不少村民放起鞭炮庆祝。5月13日,东柳一村的很多村民表示,从齐亚博等人被抓之日起,他们始终不相信这4个孩子是作案凶手,特别是他们的父母也先后被抓,很多村民认为这是一起冤案。

检察院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已基本可以认定此案为冤假错案。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对司法机关的冤假错案进行终身责任追究。齐亚博等人遇到的这起案件同样应该如此。昨天上午,京华时报记者联系了邯郸市检察院,询问此案后续是否会追究相关办案人员的责任。

截至昨天下午5点记者截稿时,邯郸市检察院仍未作出回复。

原标题: 邯郸命案11人遭警方刑讯逼供 被关押2年后获释
相关阅读:
易游娱乐科技官网 http://www.eu590.com
 
中国网安备案号:36011001106201 备案号:赣ICP备13005947号 赣工商网备第201311221008534589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612012001
平顶山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